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五倍券拍板

發表時間:2021-09-09 點閱:360
Responsive image

Photo by Atoms on Unsplash
 
各界期待甘霖振興民生

 
振興五倍券規劃正式出爐,各界怎麼看?立委郭國文表示樂見發放,但必須讓每個產業都受益。立委鍾佳濱認為,可順勢讓小商家升級電子支付。立委林楚茵則提醒,莫忘受創嚴重的藝文界也需要五倍券振興。

五倍券將成為政府今年振興百業的主軸,立委郭國文表示,非常樂見五倍券的發放,但是他也提醒,振興券要能普發、人人可領以及普惠,盡可能讓每個產業都受益,才有振興效果,而不是集中到某些公司、集團、產業,這樣的後果會變為「政府好意的政策卻造成產業失衡、貧富差距擴大。」


 
立委郭國文:振興要顧及普發和普惠
 

雖然一直有雜音喊出「為何不直接發現金?」但郭國文以國際上的實例指出,日本政府發放3萬日圓現金,美國至少發每人2千美元,最後都導致儲蓄率變高,沒有讓活水流進基層產業,因此發振興券就是要避免這種情形,期望能在有限時間內,對基層帶來刺激效果。

又有國際研究發現,各國政府的紓困、振興措施,受惠最大的竟然是殭屍企業,本身面臨市場淘汰,卻因當局的紓困意外延長壽命,占用資源,反而是女性、年輕人、中小企業遭到排擠,無法獲得振興,因此他認為,振興券一定要達到由下而上,才能發揮效果。

「今年台灣的上市櫃公司多達百檔,如台積電、聯發科營收創下歷史新高,航運股獲利翻倍,但是大公司賺到錢,底層的中小企業、微型企業卻遭到疫情嚴重衝擊,許多老闆正為公司的存續而戰。」

郭國文分析說,可見上層企業的獲利,並沒有順利滲入到基層產業,這時候,政府的五倍券,讓民眾由下而上的消費,成了底層產業非常重要的支持。

既然振興目的是由下而上的力量,那麼確定公平的遊戲規則,是政策成功的關鍵,他表示,第一點要做到普發,人人有券可以用,不要有身分限制,全民受惠、全民消費。

第二點是普惠,郭國文指出,振興券等於是一種QE,貨幣釋放,期盼資金活水讓基層產業久旱逢甘霖,但若沒有達到平均、分散的效果,反而可能導致產業發展失衡。

他以去年的動滋券為例,竟然有四分之一都跑到連鎖體育店「迪卡儂」,完全違背「普惠」的初始目的,對其他的基層體育相關店家不公平,也沒有發揮振興作用。

在振興券部分,郭國文說,越大的連鎖集團、零售通路業者,行銷資源越廣,提出的加碼優惠大量吸收五倍券,也將使政策打折。

「許多大零售業者、連鎖業者,本身可以申請政府對產業的紓困專案,另一方面,挾持比基層雜貨店、小吃攤更豐富的促銷資源,對五倍券加碼優惠,這樣一來,五倍券最後集中在少數大型企業手中。」

他建議,政府的角色雖然不能強制大企業、連鎖業者拒收五倍券,但至少可以要求或者道德勸說大財團,不要推出太失衡,或利用不公平的資源去強力促銷、搶收五倍券。總之,振興券要能振興,就不能離「普」,離開普發和普惠兩大原則,政策的美意才能徹底發揮。


 
立委鍾佳濱:微型企業升級電子支付好時機

 
行政院今年推出的五倍券包含了數位版,立法委員鍾佳濱認為這是讓很多微型店家升級電子支付的大好契機,只要政府其他輔助政策能配合。

振興五倍券規劃方案8月26日出爐,紙本和數位券並行,民眾免付新台幣1,000元可獲5,000元的五倍券,國發會表示,從去年振興三倍券經驗來看,小攤商、小商家的營業額明顯成長20%至30%,今年經濟部也將透過一些計畫,讓小商家數位化能力提升,解決找零的問題。

鍾佳濱指出,去年政府要求商家必須要有營業登記,才能持三倍券兌換現金,因此發生一些沒有稅籍、沒有營業登記的小規模營業人,持三倍券去找有稅籍的商家協助變現,如此導致變相被抽成。

「數位落差導致傳統產業面臨淘汰賽,何不利用小店家在這波防疫措施中,已經習慣掃描手機QR Code的實聯制,來促進其數位能力呢?」

鍾佳濱表示,根據經濟部數據估計,全台灣約有53萬家沒有營業登記的小規模營業人,「有鑑於這樣的狀況,政府乾脆鼓勵一般小商家都來辦營業登記,而辦理營登所需的規費,這次由政府幫忙吸收。」

怎麼讓振興券的政策,衍生性發揮產業升級效果?他解釋說,一個電子支付架構需要電信商、雲端後台、支付系統三大要素。

第一,如果小店家拿到振興券和電信商拿到;第二,小店家找經濟部填表格,到明年振興券結束時,這個電信通聯費都由政府資助,對政府來說,只是和電信商談一個團購價格分攤而已。

再者,經濟部可以提出獎勵補助,微型企業需要營業登記費用、為了收到振興券而建立的交易平台費,都可由經濟部吸收,到振興券使用到期為止。

「假設經濟部一家微企花了1萬元,其實等於是把一個有生產力的地下經濟,轉變成為有營業登記的廠商。第二,這批店家也因此培養電子支付能力,產業自動升級。」

鍾佳濱估計,今年納入營運衝擊紓困的行業,涵括全體(有營登的)中的93萬家,其中小店家占32萬家。

目前已有30萬家經商業司核准,總共發出紓困金近400億元;若依比例三分之一,推論其中包括10萬個小店家,每家只有領到負責人本身一次性紓困金4萬元,合計也才40億元,占400億元的十分之一。

換句話說,政府只要花3、4億元,即可為這些已經申請並領到4萬元紓困金的小店家安裝電子支付。(以台灣Pay的安裝、連同6個月的交易手續費,每家約3、4千元)。

鍾佳濱說,到了明年振興券到期,這些店家可以跟支付業者、電信業者談續約,無形之中促成了三贏局面,不但振興券發揮了貨幣乘數的效果,這個政策也發揮了政策乘數的效果。


 
立委林楚茵:藝文界也急需五倍券活水

 
本來我受邀客串故事工廠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全民公投劇場版,但因為防疫的關係,檔期從5月起一延再延,在城市舞台的演出被迫延到8月,現在公告再延到12月。」立法委員林楚茵一想到劇場許多相關工作人員,可能因此復工、有收入的時間點再次後延,就非常難過。

她指出,藝文界有很多特殊性,例如舞台劇的表演需要先預訂時間,一旦檔期錯過了,就得重新再確認,使得需要面對面的藝術表演、展覽產業等,在這一波疫情之下受創相當嚴重。

「曾有人質疑,為什麼文化部支持藝文團體,要支持半年、8個月這麼久?但外界不了解的是,這個產業很多公司可能一年才製作一部新創作,再遇上展期被延遲,受創就很嚴重。」

林楚茵說,五倍券的發放將帶給許多基層中小企業、餐飲、零售業活水,另一方面,雖然文化部也有公告藝文產業的紓困振興辦法,但這個產業裡面很多基層工作者,恰好處於三不管的灰色地帶,既無法受到五倍券的振興,也不在文化部的振興業者或者自然人對象中。

「我所知道的很多劇組、劇團工作人員,現在都去跑美食外送,去跑Uber Eats、熊貓。」林楚茵舉例說,因為藝文、影劇產業,有許多工作人員都是接案子的型態,電視台的化妝師、製作公司或製片公司的導演、編劇、劇務、攝影、化妝師、美髮師等等,他們的身分可能不屬於任何一家公司,勞健保也是掛在工會裡,他們只能被動地等待,只有當劇團被振興了,這些相關工作人員才能被振興到。

再者,有些大型活動公司,每年靠舉辦演唱會來營運,別說台灣,連國際上都很難舉辦演唱會,那相關的燈光師、攝影師、音控人員等的生計怎麼辦?

林楚茵比較顧慮的是,許多人拿到五倍券之後,會先把吃的、穿的、用的先消費掉,最後留給藝文界的其實沒剩多少額度,但這並不是沒有解決辦法,「我們可以思考是,要不要為這群藝文團體延長使用期限及空間,例如地方政府可以扮演加碼的角色,來鼓勵對藝文界的支持。」

最後林楚茵建議,就數位振興券對藝文界加碼的可能性,以及線上表演模式之下,如何開創藝文團體的獲利及營運模式,她語重心長地說:「在我們振興百業的同時,也別忘了藝文界的聲音!」


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41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